Search

盘他app

“别想太多,就乖乖待在我怀里,老老实实的看电影吧!”

霍慕沉声音低沉,长臂拉过她扔到柔软的kingsize床垫里,倏地把被子扔到她脑袋上,见她像个土拨鼠一样,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,不自觉裹紧被子,就眼巴巴的看着他,也不说话。

“霍太太,想说什么?”

霍慕沉见她脑袋叽里咕噜的转动着,像一只可爱的小东西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似笑非笑的开口:“还是,无话可说?”

“没有,我就是在想,霍家刚才给我发消息,说霍董也是设计我的其中一个人,霍席光给我发消息是想挑拨离间吗?”

她问。

霍慕沉眸光微沉,抿唇道:“那呢?是什么想法?”

“我能有什么想法?”宋辞不解,甚至有点迷茫:“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,我该做什么,现在我们都没有把这件事摆到台面上,大家都不想撕破脸皮,我也不想说。”

她深知:“要是真说了,可能就不能像现在这样,还能在同一屋檐下和平共处吗?”

一路走到现在,宋辞不想再计较霍席深,就算是看在景连兮和霍慕沉的面子上。

“不用委屈。”

霍慕沉把酸奶水果沙拉递给她,坐上去陪她,目光深邃的锁住她:“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,也不要因为我,而委屈,懂?”

清甜东方靓女微笑甜美田园风写真

宋辞在他怀里仰起头,对上他英俊无双的面庞:“不会觉得难过吗?”

“不会。”他笑,笑意直达眼底。

他想:“小辞能从宋家彻底脱离出来,不顾一切的嫁给他,他哪怕是放弃霍家一切也绝对不能辜负她!”

宋辞安静吃着东西,靠在她温厚的胸膛里,抿唇笑道:“我其实没想太多,这样很好。”

她放弃了。

霍席光说的条件很诱人。

她确实很想从霍席深嘴巴里知道,他为什么要针对自己,她非死不可,但是现在岁月静好,完没必要再深究下去!

“吃东西吧!”霍慕沉大掌摩挲着她瘦弱的肩膀,又听她说:“霍先生,知道明天是什么时候?”

“嗯?”

“平安夜。”

宋辞放下手中的玻璃碗,偷偷摸摸的把事先准备好的苹果,献宝似的,送到霍慕沉手中:“霍先生,我希望能一直平平安安。”

霍慕沉接过苹果,见她盘腿坐在自己对面,张开嘴咬了口:“谢谢我家小姑娘。”

宋辞被夸得脸一红,微微垂眸:“那好好吃,我看电影。”

“不是说,要和我交换条件,怎么转眼间就忘记了,嗯?”霍慕沉一口一口咬着苹果,唇角飞扬起性感诱人的笑意,真是让人不忍移开视线。

宋辞笑了,嗔怒瞪他一眼:“啊,霍先生,对我这么好,原来是为了接近我,然后套话啊!使用美男计的奸诈小人!”

“是我使用美男计,还是太花痴?”霍慕沉咬着苹果,就好像咬在宋辞的心尖上。

宋辞哼哼,不再言语。

反正,她才不会承认自己花痴了呢!

宋辞听苹果被咬碎的声音,听得浑身酥酥麻麻的,又朝他怀里缩了缩:“我不和计较。”

她心里只希望:“两年半后不要再发生上辈子的事情,可渐渐的,把所有人都联系到一切,宋辞才发现,顾晴佳和宋嫣然,哪怕是身败名裂,也没有死!

这样的隐患太大,大到宋辞有点心急了!

她应该放缓脚步,放长线钓大鱼,再将她们一个个收拾了,绝对不再给任何人留下来活命的机会!”

“呵。”

霍慕沉浅笑,苹果吃完后,搂着她靠在床头柜上,低沉问道:“现在可以说,我不在那几年,经历过什么?”

宋辞听到他微冷的哽声,笑得挺无所谓:“走后,宋嫣然让陆怀可来勾引我,我当然是上钩了啊,和他双宿双飞着呢,早就把忘在脑后。”

在末尾最后一个字落下的刹那,宋辞就感觉到她的手腕被狠狠握住,是疼的。

他掌心的温度硬生生烫伤了她,声音也低哑得沉迷:“小辞,不想惹我生气,对不对?”

霍慕沉双眸利如鹰隼,直勾勾的盯紧她:“乖点,把该告诉我的,都告诉我,除非想告诉我,的腰还不疼。”

宋辞怂了。

她咬住嘴唇,瑟瑟开口:“疼,还疼。”

“疼,就好好记住疼,少说话气我。”霍慕沉一字一顿,字字惊心动魄:“别逼我。”

陆怀可还被他囚禁在郊外的小诊所里,哪怕是陆家明知道,人是他绑的,可却没胆子提出来!

刺杀宋辞,和七年前的人口失踪案件联合在一起,一旦陆家捅破了窗户纸,那死的人可不就仅仅是陆怀可,而是整个陆家!

在此之前,没惹到霍慕沉,霍慕沉暂时是不会对陆怀可出手!

宋辞有点害怕,果真不再敢惹霍慕沉,老老实实的说道:“出国后,我就只能留在宋家,霍家不会再让我去。每天就正常上学,还能做什么啊!

陆怀可是有向我示好,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,是霍殷离主动来找我,邀请我去霍家吃饭。

他骗我,说回来了。

我去了,没回来,所以后面的事,就是他逼迫我嫁给他,我不同意。

至于怎么被抓走,其实我也不太清楚,只是知道,陆怀可和宋嫣然算计我出去,霍殷离也是知情!

之前霍董有找过我,让我同意和的退婚,我拒绝了。”

宋辞说得潦草,甚至都没有再细致下去。

霍慕沉虽然只是听了个大概,但也是明白大致了,心底最深处被一刀子狠狠捅进去,声音微哽:“后面呢?”

“没有啦,后面比较恐怖,霍先生还是不要知道的好。”宋辞垂下眼帘,一副不愿意再讲下去的模样,就懒懒的窝在他怀里,浅浅笑道:“反正,都已经过去了,不是?”

“还学会调侃我了?”

霍慕沉捏了捏鼻尖,把眼底翻滚涌出来的戾气压下去,把她搂到怀里,问道:“今年愿望是什么?”